矿业工程系
首页>矿业动态>新闻详情

煤炭之问第一问:治霾如何治煤

发布时间:2016年06月20日 阅读次数:1410次 来源:中国煤炭报

 新世纪以来,煤炭行业从低谷走出,经历了“黄金十年”后,又进入了低谷。面对经济发展的新常态,面对前路的变化莫测,煤炭人或许有这样那样的困惑与不解。在这里,我们推出“煤炭之问”系列报道,与读者共同探讨煤炭人的疑惑并尝试解答。希望通过我们的报道,能够对读者了解、认识未来一段时间煤炭经济的发展趋势有所帮助。

 

  近日,我国多地遭遇大面积雾霾天气,让人谈“霾”色变,如何进行大气污染治理再次成为焦点。一时间,素有“乌金”美称的煤炭,成为不少人眼中导致雾霾的“罪魁祸首”。霾当然要治,在恶劣天气已经严重影响人们身体健康、成为社会热点问题的当下,自不必说。煤也当然要治,原来相对粗放、低效的利用方式显然已经不能适应经济发展的新常态。

  从宠儿到千夫所指

  长期以来,我国煤炭企业很重要的一个使命就是保供应。尽管500多万名煤矿职工为安全、高效开采煤炭做出了很多努力,但受多种因素影响,在一些用煤高峰期,煤炭供应还是会出现紧张局面。国家领导人到大同、秦皇岛考察煤炭生产和电煤供应的场景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而今天,煤炭滞销、煤价下滑、煤企亏损,煤炭行业身心俱疲。

  在这种情况下,煤炭又被指成了形成雾霾的主要原因。

  近日,国际环保机构自然资源保护协会发布报告称,煤炭使用对中国PM2.5年均浓度的贡献率为50%至60%,按照这种说法,煤炭成为导致中国空气污染的最主要来源。

  全国政协经济与科学及人力资源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后我国将严格控制煤炭消费总量,解决雾霾等环境问题。在极力解决雾霾问题的同时,也把煤炭推上了“风口浪尖”。

  “去煤化”、“限煤”、“以气代煤”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地方政府纷纷出台“禁煤”措施,不少地方环保部门对涉煤项目也一律否定。

  对此,兖矿集团纪委书记林海波表示,中国能源没有好和坏之分,没有污染、清洁之分,只是形态不同,煤炭是固体能源,石油是液体能源,天然气是气体能源。“如果石油拿过来直接燃烧,它的污染程度不知要高过煤炭多少倍。所以说能源本身没有好与坏,没有污染重和轻。”他说,“关键是我们怎么利用,利用方式和技术决定着这个能源产品的污染程度。”

  在我国,20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就开始用煤炭做燃料,近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煤炭使用量大幅增加。是不是煤炭使用量增加了,雾霾天气就出现了?煤炭对雾霾天气的“贡献”不可否认,但煤炭本身不该成为众矢之的。

  中国矿业大学能源经济研究所所长王立杰说:“如果一治理雾霾,就要去煤炭化,把雾霾成因主要归结为煤炭,我觉得有点不公平,或者有点不切实际。”

  对此,国务院研究室综合司副司长范必也曾表示:“限制用煤,我觉得不是最好的选择。从全生产链来看,不宜笼统限制煤炭的使用,能源结构调整是一个长期过程,往往需要几十年时间,不能一蹴而就。目前,煤炭的清洁利用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选择。”

  煤炭要用,要清洁高效使用

  6月13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召开第六次会议,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推动能源消费、能源供给、能源技术和能源体制四方面的“革命”。这次会上,明确了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作为能源供给革命的第一条。

  在近日举办的一个能源发展论坛上,中国矿业联合会名誉会长朱训表示,煤炭要用,要清洁高效使用。

  朱训介绍,今后优化能源结构会降低煤炭在能源消费构成中的比重,但是,降低比重不等于不用煤炭。因为煤炭毕竟还是我国最丰富的能源资源,目前已经探明的1.42万亿吨的煤炭储量仅占可能拥有的煤炭资源的1/4。煤炭资源在我国能源资源总量中,占绝对主导地位,是其他能源难以相比的。煤炭不能不用,但是要用好煤炭。

  “如何大力推广清洁煤技术,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是解决煤炭对环境负面影响的核心问题。”朱训说。

  作为一名煤炭人,林海波对煤炭没有得到清洁高效利用感到痛心。他说:“作为一名煤矿职工,挖出来的煤对我们来讲都是宝贝,但是,现在以很便宜的价格卖掉。看到由于利用不当而产生的污染,最心疼的还是采煤的人。”

  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方面,王立杰认为可以在两方面发力:“一个是高效发电,一个是新型煤化工,在这两方面有很多工作可做。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上有大量文章可做,关键看你做不做。”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一位负责人表示,综合来看,煤炭的清洁化和提高煤炭转化为电力的比重,是当前推动中国能源革命最为迫切的任务。“中国环境问题的产生从表象上看是由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造成的,但从本质上看主要是由对煤炭的不合理利用造成的。”

  据了解,长期以来,我国煤炭转换为电力的比重在55%以下,而很多发达国家在90%。由于我国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是赋存条件条件决定的,因此,合理利用煤炭非常重要。

  广东科达洁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边程认为,目前在治理雾霾方面“以气代煤”是一个误区。“20世纪50年代伦敦的工业发展带来雾霾天气,当然霾的成因包括不清洁用煤。到上世纪70年代解决的时候,恰恰是那个时候天然气推广,用煤改气,就解决了雾霾问题。现在很多学者认为‘以气代煤’就能治理我国的雾霾天气,这是不符合我国国情的。”

  在边程看来,如果不能解决煤炭散烧问题,只是简单地用天然气替代煤电尤其是供热电厂,或者通过加快可再生能源发展来解决雾霾问题的话,雾霾消散的时间会更长、付出的经济代价会更高。

  治煤就能治霾?

  11月19日公布的《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提出,坚持“节约、清洁、安全”的战略方针,加快构建清洁、高效、安全、可持续的现代能源体系。

  这预示着,“清洁”正成为我国能源发展的重要目标,解决雾霾难题是一个系统工程。

  中国华电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邓建玲称,应该让公众了解为什么要治理雾霾。“在同样的生态环境下、同样的人和生产所需要的能源消耗排放条件下,环境所能承载的能源消耗的天花板是多少?这是我们治霾与否的依据。”在邓建玲看来,如果能源消耗远远超出了环境所能承载的最大容量,很显然,就要治理了。

  目前,很多人提出的治理雾霾的方法就是做减法,如“限煤”、“限行”。有的学者认为,治理雾霾,减法要省事得多,但倒逼不出治理雾霾的有效市场机制。加法虽是慢功夫、细致活,但若真正按下市场自动自发的按钮,不仅治理雾霾可四两拨千斤,还能迎来更高质量的经济增长。

  对此,朱训表示,治霾需要优化能源结构,要把理想的能源构成优化模式和现实可行的优化方案结合起来,处理好化石能源和非化石能源的关系,处理好煤与非煤化石能源的关系。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表示,大规模发展煤制气替代燃煤,实际上只是将污染排放从东部转移到西部,从整体上增加全国的排放量,不利于应对气候变化。在他看来,治霾“拆西墙补东墙”不行,“顾短不想长”也不行。

  谈到治霾,林海波表示,很多时候大家都是从技术角度去研究雾霾防治的方法和措施,其实除了技术,能源改革思路也需要研究。

  范必认为,为了减少雾霾的形成,应当把分散燃烧的煤炭尽可能改为集中燃烧,提高煤炭发电的比重,特别是应当发展大容量高参数的燃煤火电机组。“这些措施,科学界和企业界能达成共识,国家也制定了相关政策。但是由于体制原因,这些政策落实不是很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