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业工程系
首页>矿业动态>新闻详情

陕西经济新亮点:煤化工,陕北的突围

发布时间:2015年06月16日 阅读次数:1374次 来源:中国煤炭新闻网

   资源禀赋趋同、地理位置相近,作为全国发展现代煤化工几个重要省区的陕西、宁夏、内蒙古、新疆、山西,在国内经济步入发展新常态以及国际油价阶段性低位运行的背景之下,无一例外地将煤化工作为突破口。而神华榆林循环经济煤炭综合利用项目的上马,标志着陕西已在煤化工产业上占得先机。

今年第一季度,经过十年规划审批的神华榆林循环经济煤炭综合利用项目在榆林市榆神工业区正式开工建设。拥有世界单体最大、项目总投资1216亿元的超级体量,神华榆林千亿项目在开工伊始,便成为陕西发展现代煤化工产业的标杆和旗帜。

 千亿项目领跑,多个项目合力——陕西煤化工“第一方阵”形成

发展现代煤化工,是陕西人多年的愿望。

陕西煤气油盐等矿产资源富集,依托资源优势,从2002年起,陕西便提出能源化工产业转型的“三个转化”,即煤向电转化、煤电向载能工业品转化、煤油气盐向化工产品转化。在随后的十多年中,陕西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规划建设了一大批能源化工项目,组建延长石油集团和陕西煤业化工集团并实现集团发展从初始的能源开发延伸到能源化工产业,吸引神华、中煤、华电等大企业集团入驻陕西,逐步构建起陕西能源化工格局。

尽管如此,陕西产业转型升级的压力依然存在。“当前,我省仍然以输出初级产品为主,70%的煤炭以商品煤形式输出,资源转化率较低。”在陕西省2015年能源工作会议上,省发改委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张申良说。

而具有23套化工装置、年产各类精细化学品218.65万吨的神华榆林千亿高端煤化项目在年内开工,成为陕西实现煤化工产业转型升级的最大支撑。今年以来,除神华榆林千亿项目之外,陕西又确定了多个百亿元以上的现代煤化工项目作为重点项目推进,分别是华电煤基芳烃工程、延长西湾煤化工工程、神华甲醇下游加工工程、陕煤化渭北煤化工园70万吨聚烯烃生产线、陕煤煤炭分质清洁高效转化工程(一期)、延长石油富县煤油气资源综合利用工程、中石化1000万吨煤制气工程、中煤煤炭深加工工程(二期)等,上述项目的推进,将成为陕西提高煤炭资源转化利用的重要载体、陕西发展现代煤化工的第一方阵。

  能源“金三角”,谁破阵谁领先——陕西煤化工“破阵”优势明显

“神华榆林千亿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核准,标志着从石油化工出身的专家和高层在观念上认同发展煤化工。”榆林市发改委副主任左长齐说。发展煤化工,是我国的必然选择。2014年中国能源消费中,煤炭消费量占比66%,而在我国矿产资源构成中,多煤、少气、缺油是基本现状。

与之相对应,陕西、内蒙古、新疆、宁夏、山西等几个煤炭资源富足的省份,都试图通过发展煤化工撬动省域能化产业转型升级。围绕着“陕甘宁蒙”能源金三角丰富的煤炭资源,多年来,一大批煤制油、煤制甲醇、煤制烯烃、煤制气项目在陕西、内蒙古、宁夏等地上马,而由于资源禀赋趋同、地域相邻,各省煤化工发展呈现出竞争态势。

“从目前来看,陕西具有三个方面的优势:首先是资源优势,陕西煤炭资源储量大、煤质好,煤油气盐等资源种类丰富、耦合度较高。其次,陕西承东启西,产品既可以走东也可以走西,这是区位优势。第三,陕西煤化工技术储备良好,通过优质煤炭资源与基础产业吸引、接纳以及自主研发等手段,陕西获得了包括煤焦油加氢、煤间接液化、煤油气混炼等一批国内一流的先进煤化工技术。此外陕鼓、陕汽等先进装备制造以及传统科教大省的地位,必然能够为陕西煤化工发展提供人才、技术等方面的保障和支撑。”陕西省石油和化工联合会顾问、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胡海峰说。

能否将优势转化为胜势,陕西以及煤炭资源丰富的榆林地方政府,在煤化工产业的引导和发展上,做了大量的工作。从省级层面,在提出并不断推动“三个转化”的同时,陕西从用地、用水以及项目规划审批等方面,力推全省煤化工产业。

作为陕西煤炭资源第一大市榆林,围绕煤做好“煤文章”成为连续几届政府一以贯之的目标,大力延伸煤化工产业链成为各级政府职能部门的共识。为了使煤化工项目顺利入驻,榆林市以榆神、榆横工业园区为主,各县区工业园区为辅,通过园区式集中发展为企业提供道路交通、市政管网、供水供电、污水处理等多个环节的保障,促进企业迅速、健康发展。“为了使神华榆林循环经济煤炭综合利用项目顺利上马,从取水上,我们专门修建了库容量达7200万余立方米的采兔沟水库,同时引黄工程也在积极筹划实施之中。在路网、地下管网、供电以及征地等方面,也都全部超前筹备、建设到位。”榆林市榆神工业区管委会副主任马飞说。

“目前,各能源大省都处在转型升级的进程中,都面临经济下行的压力,谁先破阵谁领先。陕西要以雁行破阵的勇气,抢抓机遇,着力抓好电力外送、煤炭清洁转化利用、技术创新等方面的工作,坚定发展信心。”在全省能源工作会议上张申良表达了陕西的发展态度。天时、地利、人和,发展现代煤化工的各种条件日趋成熟以及千亿大项目的上马,表明陕西已在新一轮的煤化工发展中占得先机。

   问题不容小觑,同质化应警惕——陕西煤化工需要“省外”协作

在能源化工产业转型升级上,几个能源大省无一例外地将煤化工作为突破口。“但客观地说,目前全国煤化工发展确实存在盲目建设、无序发展,终端产品同质化严重,高端化、差异化、特色产品少,水资源短缺、废水排放与治理问题突出等难题和挑战。”5月8日,在西安召开的陕宁蒙新省区现代煤化工发展座谈会上,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李寿生说。如何在省域竞争中寻求区域协作,已成为当前几个煤化大省共同面临的课题。

毫无疑问,竞争能够推动政府和企业不断在发展创新上下功夫。今年的西洽会上,榆林市把现代煤化工产业和新材料产业作为第一重点招商产业,而在具体项目上,榆林市包装了聚乳酸、聚碳酸酯、PVC糊树脂、PVA特种纤维等多种以甲醇、烯烃为基本原料的产业项目,意图在延长产业链上有所斩获。

“目前全省甲醇产能是550余万吨,从实际情况来看,由于甲醇市场的低迷,陕西只能释放产能的60%,进入市场的在300万吨左右。但实质上目前甲醇过剩是表面现象,甲醇是多种工业品的基本原料,如甲醇制烯烃等,当前陕西正在进行甲醇添加汽油的技术攻关,以期通过技术创新提升竞争力。”胡海峰分析说。

在竞争的同时如何寻求区域合作,则需要省区之间、企业之间更好的良性互动。围绕“西气东输”、“西电东送”等国家战略机遇,新疆、宁夏、陕西、内蒙古纷纷从煤电、煤制气等领域进行了省区规划。而具有更大煤化工产能规模的陕西榆林、内蒙古鄂尔多斯、宁夏宁东等重点区域,如何利用地理毗邻以及甲醇、烯烃等产品的规模化优势,协同规划发展以烯烃等塑料产品为原料的下游日常生活用品项目,是促进区域之间共同良性发展的关键。

 

此外,若能实现省区之间发展现代煤化工的相互协作,还能更好地解决目前煤化工行业存在的高投资、高耗水以及环保等各方面的压力。“从国家和行业层摄面考虑,‘十三五’期间的重点工作,一是搞好现代煤化工的升级示范,明确示范与发展方向;二是通过技术、工程与管理创新,解决现代煤化工发展的诸多制约因素;三是坚持园区化、基地化原则,兼顾市场、煤炭资源、水资源、环境容量合理布局煤化工。”在陕宁蒙新省区现代煤化工发展座谈会上,李寿生透露了国家层面对煤化工行业发展的远景规划。无疑,作为全国煤炭储量富足的省区之一,陕西在未来国家能源化工战略格局中将占有重要地位。